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 
登录会员名 密码 自动登录 
注册注册 登录/短信登录/短信 帮助帮助
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
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
如风诗歌,如梦诗人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正文
槟郎



加入时间: 2007/11/06
文章: 544
来自: 南京

文章时间: 2019-6-22 周六, 上午5:42    标题: 如风诗歌,如梦诗人 引用回复

如风诗歌,如梦诗人

18汉师 潘双

眨眼间,一学期就要过去了,旅游文学课程也即将结束了。说起来,选修这门课程只是一个偶然,然而,正是这个偶然,让我遇到了一位真正的旅游文学诗人,让我懂得了真正的诗歌。他就是诗人槟郎。也许你未曾听过他的名字,但是没关系,让我来向你谈谈他的诗歌。

当我第一次读到“与邻家小妹一起,拔嫩花吃到看花开。打秧草的间隙,放牛时的便捷,白茅花丛的倩影”时,我眼前立刻浮现了一副画面,三三两两个孩童在乡间田野上嬉戏,摘些野花嫩芽尝尝鲜,老牛在田间哞哞地叫着,打秧草的间隙里,抬头看看美丽的白茅花丛,再哼着小曲继续劳作。是啊,多么纯洁的童年时光啊!我仿佛也回到了小时候,与小伙伴们摘狗尾巴草编织,摘野莓果品尝,打打闹闹在小路上奔跑。那个时候,天空很蓝很亮,风也是温柔的,若有若无的歌声从远方传来,整个世界安详的不像样,时光仿佛停止了一般。读到槟郎的诗句,我便身临其境了,美丽的诗歌便是有这样的魔力,即使此刻身在他乡,你也能被诗句拉回到梦幻中。

其实,不只是上面那首《茅姑娘花》让我深有感触,其他美丽的诗句仍打动我心灵。“看尽了人世浮华,名利的虚空。心灵的灰尘,哪里一方净土?”槟郎酷爱旅游,他写过无数首旅游诗歌,而这首《户外人之歌》便是其中一首。当我们总是在人世间奔波劳累,为了追逐名利而蹉跎岁月,我们的心灵早已蒙上了一层灰尘。当心灵的防守逐渐崩溃,我们又该去哪里寻找人生的净土?槟郎的诗歌总是能用简单直白的诗句说出人生真正的意义。当我们被红尘所牵绊所困扰,不妨抛弃身外之物,找个寻常日子背上双肩包,一双登山鞋向着大山走去。犹记得那年和朋友约定了去爬山的情景,那时候,天气虽有些炎热,大山也有些陡峭,但是却是真正放松自己的。一步一步走向山顶,途中经过树林茂密,荆棘乱出,偶有野猫跳出,说说笑笑继续向终点出发。虽然过程有些艰辛,但与大自然的接近与融合却是洗涤了心灵,吹开了那层尘土,让真我回归。正是“锻炼了体魄,提升了境界。饱览了山河色,皈依了大自然。”

正如前文所说,槟郎诗歌的境界早已超脱世俗,它让我们懂得大自然之美,懂得心灵真正的宁静。有时候,你也许会埋怨,工作学习实在繁忙,不曾抽出空来拥抱大自然。那不妨“意识随意流动,不受理智操纵,不受外物影响,如在缥缈真空中。”槟郎一首《发呆的体会》便很好地给了我们一个答案。当今时代,经济快速发展,人们也不断追求快生活,仿佛被猛兽所追赶一般不肯轻易停下。这样的时代里,发呆便是尊贵的。很少有人会主动迎接发呆这位客人,但其实,“越少欲求,越多空闲,发呆便是神仙。”日常生活中,我也时常发呆,它能让我忘记一切烦恼,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思想的放松带来身体的愉悦便是如此。

有时对于生命的思索,对于自然的探讨,也会迸发出诗的火花。有时我们会对生命与自然产生疑惑,想要找到答案,我也不例外。但我无意间发现槟郎所写的关于生命与自然的诗句时,便茅塞顿开。如《开花的石头》:“石头有千万种,绝大多数是死物。只有极少数有生命,有生命才有花朵。”我们每个人看似有生命,但实则只是一块不开花的石头。也许你曾以为石头全是死物,但你若停下来用心去观察,你便会发现石头上也开出了美丽鲜艳的花朵,这便是大自然的魅力。石头开花,看似荒诞,实则真实。不仅是石头会开花,生命也会开出绚烂的花朵。“花开就有花落,有生就有死。人啊,坚强又脆弱,就像开花的石头。”槟郎所言,让我不禁陷入深深思索之中。大概生命如花,有它盛放之时的美丽动人,便会有它凋败之时的寂静无声。人是奇特的矛盾体,坚强到如花般绽放,又脆弱得不堪一击,独自凋零。也许此时你会感到悲伤,但你再想想,这其实便是自然的奥秘啊!

你若细细品读槟郎的诗歌便不难发现,他的诗歌里不仅有自然与远方,更有故乡。说到故乡,便想到前些日子刚过去的端午节,多么美丽的节日啊。《龙舟的思念》诗里曾写到:“年轻时的槟郎,龙船上的鼓手,鼓点节奏与士气,队友们如虎添翼”。我想到年轻时的槟郎,也是个血气方刚、身强体壮的小伙子,端午佳节赛龙舟时,作为龙舟鼓手,拿起鼓槌用力敲打龙舟鼓,一下一下敲打出节奏,振奋全队士气,那龙舟在赛道上如虎添翼,谁与争锋,一举拔得头筹。那是多么年少轻狂的少年时光啊,青年人热血沸腾,散发出青春的活力与朝气。只可惜少年终究会老去,青春不常在,“龙舟的思念,当年的鼓手老去,异乡游子的回忆,乡村已经消逝。”老去的少年郎早已离开了故乡变成了异乡游子,当年那条龙舟是否也已化作朽木,那些赛龙舟的伙伴们又身在何方漂泊,也早已不可知晓。

而《如今过端午节》里:“只需买艾蒲,不需要自己包粽子,不喝雄黄酒,看手机时间最多。”关上门来过日子,床上躺着玩手机,不再需要亲自包粽子吃,也许这样不再费时费事,却再也没有了过节的味道了。“曾经去莫愁湖,买高价票看龙舟赛。别人的龙舟,游客的看热闹,总觉输赢不关己。”当槟郎站在莫愁湖边,伸头张望湖上赛龙舟的激烈赛况时,想必也会回想起年轻时家乡的赛龙舟,想起从前年少肆意张扬的日子。故乡不只是一个地方名词而已,它还包含了青春与美好记忆。故乡,总让我们魂牵梦萦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“儿时与母亲包粽子,成串地挂上铁丝。只是纯糯米,不像后来有馅,但却更值得怀念。”这一下子将我拉回了那年那日,我与母亲也挤在小小的烧饭屋里,大铁桶里摆满了数不尽的艾蒲叶,用水将艾叶全部泡开,使它们变得平整开来,拿上三两片艾叶,翻转几下,围成一个漏斗的形状,倒入糯米,摆一颗甜蜜蜜的红枣,用红绳捆绑封口,一个美丽的粽子便出世了。经过几小时柴火的熬制,当粽子出锅后,满满的都是食物的香气。时至今日,当我也在异乡独自一人过端午佳节时,读到槟郎的诗,便想到了我的故乡,不由得心头一痛,对故乡的思念涌上了心头。

读读槟郎的诗歌,便会遇见人生,遇见自然,遇见生命,遇见故乡……诗歌明明是无形之物,却让我们拥有无与伦比的梦幻。如他的诗歌《如风的境界》所言:“观察万物的表征,洞悟如风的诗美。然后用文字来拟写,我的诗歌便诞生,宇宙无穷,诗歌无穷。”风,来无影去无踪,不可见,却可感受其存在。有时,风动,你便心动。你读诗,你感受诗歌,你也心动。其实,“来无踪,去无影,无形从有形中求,诗心感获万有。”大概,诗歌如风,如风般自由。而槟郎诗人,描写梦幻人生,便如梦于世。

2019-6-15
_________________
真人生、真性情、真文学!
返回顶端
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
显示文章:   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    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
1页,共1

 
论坛转跳: 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

版权所有 ©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《时代诗刊》编辑部 《网络诗人》编辑部 Copyright © The Poetry Times, Inc. (English)
     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